今天是:  2019年9月5日    星期四聯系我們    |    收藏本站               
 
西南稀土航母:從陣痛走向輝煌
來源: 國土資源網 日期: 2010-10-15 9:46:50

 

 

 

     提起四川涼山州冕寧,人們很自然地會想到稀土,據測算,這里擁有稀土資源儲量270.63萬噸。其中,牦牛坪稀土礦區則僅次于內蒙古白云鄂博,居全國第二,四川第一。伴隨著稀土資源的開發由亂到治再到逐步走向礦產資源的集約節約利用,冕寧稀土產業也經歷著從陣痛走向輝煌的歷程。

  20109月,記者有幸隨省國土資源廳礦產資源整合三個專項工作督查組再次走進冕寧,走進牦牛坪,去探究她的前世今生。

  走出昨日陣痛

  20世紀80年代,冕寧縣稀土礦開始開采,稀土工業逐漸成為縣域經濟的支柱產業之一。截至2006年,冕寧稀土精礦產量已達6.2萬噸,實現工業增加值2.6億元,稅收6300萬元,占到全縣財政總收入的1/3

  在稀土產業為冕寧經濟作出貢獻的同時,稀土礦洗選廢水對安寧河水體的污染也引起人們的高度關注。進入上世紀90年代后,對資源開發的渴求和經濟利益的驅動,大批淘金者蜂擁而至,甚至連一些黨政機關和學校也涉足稀土開發。截至1998年,牦牛坪采選企業一度達到100多家,激烈競爭和企業之間的殺價嚴重擾亂了當地的礦業秩序。貴重的稀土在當時僅以每噸1000元左右出售。私挖濫采、采富棄貧、土法淘洗、無證開采,不僅造成礦山的一片混亂,更種下了事故不斷、資源浪費、環境污染的種種惡果。

  1998年以來,經過多次整治,牦牛坪礦區稀土礦土礦山由地下(硐采)開采,轉為露天開采,同時開展了局部的整合工作,礦業權削減到7個,采選企業減少到13戶,下游冶煉分散企業減少到12戶。但是大多采選企業仍然停留在小、散、亂、高的現狀中,企業規模小、實力不足;沒有科學規劃和合理布局,礦業權設置混亂,采選和市場銷售價格混亂;資源浪費高、能耗高。當時最小的一個礦業權僅100米長,80米寬。

  一份針對四川省冕寧縣牦牛坪稀土礦區地質災害隱患現狀評價與綜合治理規劃方案的調查研究報告中清楚記錄著,由于1988年至2006年間,冕寧縣牦牛坪稀土礦無統一規劃已對礦區生態環境造成嚴重破坡,并成為嚴重地質災害隱患點。礦區瓦維埃河上游已形成大型采坑10處,棄渣堆26處,這些棄渣堆邊坡松散,極易垮塌和滑動,為泥石流提供了豐富的固體物源,現已對下游牦牛村、馬廠村1095人的生產財產安全造成威脅。

  與此同時,所有稀土選礦企業的尾礦均采用池填法于耗牛村與南河匯流處的三角洲地帶就地堆放。各選廠尾礦壩千瘡百孔,僅牦牛坪礦區就形成了0.6平方公里的尾礦堆積場,堆渣量在300萬立方米左右。尾礦的隨意堆置且分布面廣,對大氣環境形成污染,嚴重地影響著廠區周邊。安全隱患和環境污染日益嚴重,使整個牦牛坪陷入了“資源拿走、污染留下,財富拿走、貧困留下”的困境和尷尬局面。

  老百姓怨聲載道,冕寧農業發展受限,工業發展找不到出路……整合已經到了不得不為的地步。

  實現今天劇變

  20061130日,國家發改委稀土辦公室明確指出,從2007年起,稀土礦產品和冶煉分離產品生產實行指令性計劃,并給有關地方和稀土企業提出了具體要求。牦牛坪被國務院列為全國163個重點整治礦山之一,同時也被省政府列為重點整治礦區。

  2007119日,由國土資源部等九部委聯合制定的《對礦產資源開發進行整合的意見》明確了對稀土等礦種進行整合,調控力度開始加大。

  2007427日,冕寧縣召開整合稀土資源工作動員大會,揭開了冕寧全面整合稀土資源的序幕。當天,縣整合稀土資源工作指揮部正式運行。同時,在全縣抽調民兵100余名,組建礦山護礦隊,24小時全天候監管;成立礦山派出所,專職負責牦牛坪礦山的安全穩定。涼山州委州政府專門成立整合冕寧稀土資源工作督導組,常駐冕寧指導稀土資源整合工作。

  在四川國土資源廳的部署指導下,冕寧縣確立了稀土整合目標——徹底改變礦山企業“小、散、亂、弱”局面,實現“一個礦山、一個礦業權、一個洗選廠、一個尾礦庫、一套精深加工鏈”五大體系;建成集“采、選、冶、加、研”為一體,年產值20億元以上的現代稀土工業集中區。

  在整合工作中,冕寧縣編制了《涼山州稀土產業發展規劃》、《冕寧縣稀土資源開發整合實施方案》;聘請109地質隊開展了牦牛坪、三岔河稀土礦區儲量核實工作。根據核查報告,冕寧縣緊緊圍繞“資源整合一個礦區只設置一個礦業權”這個中心,決定設置牦牛坪稀土礦區采礦權1宗,南河木洛稀土礦區采礦權2宗,三岔河稀土礦區采礦權1宗,里莊羊房溝稀土采礦權1宗,全縣稀土采礦權共設置5宗。

  200838日,冕寧縣政府發布通知,從準入企業范圍、工商注冊要求、投資要求、產業要求、入股要求等九個方面對開發牦牛坪稀土礦的企業提出準入條件。

  20086月,江西銅業集團在眾多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以礦業權轉讓價款總計人民幣4.3601億元取得牦牛坪稀土采礦權,成功實現了江西銅業、冕寧礦業權轉讓的雙贏和把牦牛坪礦區原有7宗礦業權整合為1宗的目標,為將冕寧縣稀土產業做優、做強、做大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此后,冕寧縣又提出了“政府主導,企業主體,自主協商,以大并小,以優并劣”的原則,制定了哈哈三岔河稀土資源企業準入條件,采取現有企業自行協商整合與引進國內大中型企業并購的方法,將原有企業及其礦業權進行整合,成功引進了吉林省樺甸市全興礦業有限公司整合稀土資源,實現國有資產收益4000萬元以上。

  插上騰飛翅膀

  2009年,冕寧縣投資2.2億元,按照“一業為主、特色突出、多元發展”的思路,分三期工程建設占地2平方公里的現代稀土工業園區,為稀土產業的騰飛搭建一流平臺。

  201018日,涼山州冕寧稀土工業園內,省礦業投資集團和江西銅業集團公司共同出資的涼山州冕寧牦牛坪稀土礦業權整合重組資源綜合開發項目正式開工建設,西南地區最大的現代稀土產業航母在冕寧縣啟航。江銅集團將在稀土的采選工程、冶煉分離工程、深加工過程和公用工程產品的深度加工、產業鏈的延伸等方面取得突破,實現資源開發本地化。

  另一方面,冕寧縣積極調整稀土產業結構,加大原礦、精礦及初級產品的調控力度,徹底改變出賣原材料的現狀,大力引進稀土終端及應用產品的深加工項目,著力延伸稀土產業鏈條。目前,四川江銅稀土有限責任公司投資7.8億元的燒結釹鐵硼磁體、稀土儲氫合金粉項目,四川冕寧縣茂源稀土(集團)公司投資6000萬元的高性能稀土拋光粉、中低檔稀土拋光粉等兩個項目已經正式開工建設……

  在更長遠的發展周期內,冕寧縣規劃出的宏偉藍圖更加振奮人心:

  用35年的時間,初步形成冕寧稀土深加工產業群。

  用510年的時間,打造中國第二大輕稀土深加工與應用基地,建成中國南方稀土科技洼地。

  到2012年,稀土工業園區入駐企業達到5戶以上,產值達到20億元以上,實現利稅6億元以上。

  到2016年,稀土工業園區入住企業達到10戶以上,產值達到50億元,實現利稅15億元以上。

 

  • 江西省地質學會 Copyright (c) 2006-2008 http://www.wiokpi.icu All Rights Reserved
  • 網站制作與維護:江西圖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贛ICP備07501583號
马经平特图库开奖结果